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欧洲:难舍的大同生活

时间:2021-09-13 19:0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危机容易过去。欧洲真正的问题是长期发展前景不明朗,随着老龄化程度的加深,社会将缺乏活力,缺乏创新能力,导致经济增长乏力,欧洲在未来全球经济增长中所占份额会不断下滑

  先是美国,现在轮到了欧洲。欧洲会不会像美国一样,经历危机后迅速恢复?我的观点是:美国和欧洲具有不同的特质,短期危机易过,但长期很难说。

  要了解欧洲的未来,得先了解一点欧洲的历史。欧洲,包括今天的欧盟是经历了“二战”的洗礼后锻造出来的。欧盟的缔造者有两个主要目标:首先,确保成员国之间不再发生战争;第二,创建一个基于社会主义原则的和谐社会。

  美国的军事支持帮助欧洲人实现了第一个目标,第二个目标的实现同样得益于美国的支持。欧洲复兴计划(马歇尔计划)让欧洲各政府建立了金融系统,欧洲经济得到恢复并进一步发展,进而使得政府有能力建立强大的社会福利制度。

  欧洲是一个非常棒的适合生活的地方,那里没有战争(至少相互之间没有),有着丰富灿烂的文化,有着高社会福利。这让其他很多国家和地区的人们很是羡慕。但这样的高福利能否持续,事关欧洲的未来。

  让我们先从闲暇时光说起。时间就是金钱,你要得到更多的闲暇时光,你就必须付出更多的资源来交换。

  欧洲人有着非常悠闲的生活方式,与美国人和中国人比起来,他们要休闲得多。一项调研显示:美国人均每周工作25小时,而德国人均每周只工作19个小时;美国人平均每年工作46周,而法国人只工作40周。这不禁让人产生疑问:欧洲是否已经具备足够高的生产力,使得欧洲人比美国人的工作还少?

  事实上,欧洲的生产力不仅要低于美国,而且还呈下降趋势,相反,美国的生产力仍在上升。此外,欧盟在世界经济增长中的份额实际上也是下降的,而美国基本保持不变。因此,欧洲人并没有创造出更高的生产力或者说占据着更大的市场来支撑他们的休闲。

  欧洲人非常享受休闲的生活方式,并引以为豪。这样的生活方式已经深入欧洲人的思想深处,并演化为欧洲文化核心的一部分。

  硬币总有两面。欧洲悠闲的生活方式一方面给欧洲人提供了宽松自由的工作环境,让他们有更充裕的私人时间与家人在一起,但也有糟糕的一面,那就是它滋生了懒惰意识,并让人们以为享受是理所当然的。

  欧洲有着强大福利网,辐射到社会各个层面。与美国和中国比起来,他们对相对贫穷以及社会最底层的人要慷慨得多。

  无论是失业、生病,还是生小孩,大多数欧洲人都能享受到良好的社会福利。失业多久,失业救济金就可以领多久。在大多数欧洲国家,要解雇一个员工是很难的,所以,作为一名员工,你要保住一份工作很容易,哪怕你算不得是一个好员工。

  在荷兰,如果你是一名专业的艺术实践者,就可以享受社会福利,而没有生活的后顾之忧,只管做自己的艺术即可,不管所谓的艺术是什么,也不管赚钱与否。

  欧洲人可以享受很好的福利教育,通常是免费的,就算收费,费用也非常低。不仅大学教育,技术学院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教育机构,都是如此。

  大多数欧洲人享有全民医保,看病基本免费。手术免费,药品免费或低价,住院免费,门诊服务也免费。如果是长期病患者或者终身残疾,他们将长期获得国家资助,一直到离开的那一天。

  在欧洲国家,退休人员享有丰厚的退休金,还享有免费的医疗福利,药品免费或非常廉价。在欧洲,退休年龄一般在55岁至62岁,比美国要年轻得多。在欧洲各国,养老金的支出一般占到政府总支出的10%,而在美国,这一比例约为5%。

  欧洲的这种体恤之情,已经渗透到经济体制、社会和政治体制以及政府治理机制等各个方面,这是让欧洲人引以为豪的。欧洲正施行着历史上最富有同情心的政府管理体制。但是,这也遭到了批评者的指责,认为它导致公众形成了一种普遍的心态,即他们不需要为自己做任何事情,致使人们习惯了依靠政府而不是自身。毫无疑问,这类批评存在一定的合理性。

  对欧洲人而言,战争早已经过去。或许正因为过去的战争,欧洲人不喜欢战争,他们也不为战争做任何准备。即使是北约,本质上也是美国人而不是欧洲人的发明。与其他大多数发达国家甚至许多发展中国家相比,欧洲在国防上的花费很少。

  对比美国,欧洲省下了相当大一笔国防开支。欧盟在国防上的总开支约占GDP的1.8%。在美国,这一数字约为5%。美国人均国防开支约为2250美元,法国约为1000美元,德国约为500美元。这种情况自“二战”结束一直延续至今。“二战”以后,美国基本上接管了欧洲国家大部分的国防任务,他们自己不需要花费太多的精力、财力来抵御前苏联,这使得在“二战”中受到严重破坏的欧洲经济能够迅速得到重建。“欧洲复兴计划”对欧洲来说,是非常成功的。777786.com

  过去六十五年来,美国纳税人支付了欧洲国防的大部分开支,资助金额高达千亿甚至上万亿美元。欧洲人将省下来的国防开支用在了高水平的社会福利上。欧洲社会福利支出约占GDP的26%。美国约为23%。如果欧洲自己全额负担国防开支,它必须再花出2%~3%的GDP,留下约23%的GDP用于社会福利,也就和美国差不多了。

  换言之,欧洲享有超高的社会福利,在一定程度上,是美国纳税人支助的。而欧洲人,特别是青年一代,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再说,欧洲的政治家们,谁又会拒绝这样的慷慨?

  欧洲人骨子里有一种和平主义,他们不愿意参与维和行动,除非不得不参加。当然,英国可能是一个例外,他有时候会摇摆不定。他们就是这样,就算后院起火也很冷静,看他们在南斯拉夫问题上的表现就能想见。

  美欧的军事现状自“二战”结束一直持续至今。下一步会怎么走?这是一个值得期待而有趣的话题。

  欧洲已经沉溺于美国的援助,认为这一切理所当然。这就像一味药,已经渗透到欧洲政体内部。问题是,正如任何药物成瘾者,欧洲能否自行戒掉药物?如果美国停止国防援助,欧洲将怎么办?

  欧洲正在变老,而且老得很快。大部分欧盟国家的出生率很低。2005年,每4个年轻人负担1位老人,到2050年,每2个年轻人负担1个老人。这意味着欧洲未来将很可能无法负担目前的退休计划。

  老人们缺少活力。他们需要更多的医疗服务,这将推高医疗成本。无疑,他们需要政府的资助要比年轻人多得多。而且,老人们的寿命越来越长。政府在这方面的开支将越来越高。

  另一方面,老人们在政治上很强势,随着老龄选举团队不断壮大,他们将越来越强势。他们会反对目前退休计划出现任何变化。这将增加欧洲进行远期金融改革的难度。

  从这个角度看,欧盟的扩大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新加入的一些国家年轻人口较多,出生率也较高。但由于这些国家普遍较小,而且出生率也在下降,所以,尽管会有一些影响,但帮助不会很大。

  来自其他国家的大规模的移民也许能帮助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欧洲的移民步伐也已经明显放缓,因为它没有美国那么宽松的移民政策。在美国,老龄人口已经得到大量具有高出生率的移民人口的补充。因此,移民也解决了不了欧洲老龄化问题。

  随着老年人越来越多,年轻人越来越少,欧洲还能不能负担得起如此高的社会福利?一个进入老年的欧洲还能不能玩年轻时玩的游戏?未来的欧洲拿什么促进经济增长?它还消费得了其他国家出口的产品吗?

  在欧洲开设一个新公司非常麻烦,这让许多生意人抱怨。欧洲强大的工会为开设及运转一家公司设置了强大的壁垒。在欧盟的大部分国家,注册一家公司,需要经过一个冗长的程序。此外,那些创新型的企业家要创立自己的公司,还面临巨大的文化壁垒。而在美国,您可能在短短的一天内,以几乎零成本的代价就可以注册一家新公司。

  欧盟完善的社会福利在客观上造成不鼓励创业的社会氛围,即使失业,也可以从政府领取到非常好的福利待遇。现存的社会福利制度不鼓励人们冒险或进行新的尝试,因为待在原地不动就已经很惬意了,所以,很多人什么都不愿意做。

  有调查显示,欧洲人更习惯依靠政府的社会福利机制给他们提供就业机会。欧洲人的一个重要理念是,强调政府支持而不是自救。这与美国的情况恰恰相反。

  糟糕的是,上述理念通过教育体系传导给年轻人,使得他们认为从道义上讲,政府的掌控、管理更合理,而私营企业主通常是自私的,他们就想着自己怎么发财而不考虑他人。欧洲的社会价值观认为追逐财富是错误的,为了谋取私利的创新应该受到谴责。

  随着欧盟逐渐老年化,年轻人越来越少,开创的新公司越来越少,生产的新产品越来越少,提供的就业机会越来越少,发现的新的增长领域越来越少……而且,经历了这场危机后,欧洲可能会越发反对采取任何有风险的举措。

  欧洲,有着人们理想的生活环境,这里可谓是一个大同社会,在这里,人们不需要作出很大努力就可以创造一个天堂,在这里,没有战争,没有对抗,没有冲突;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同样的社会期望,在美国人的笔下,恰恰需要付出相反的努力。

  对一国政府而言,债务占GDP的比重,是衡量一国经济健康状况相对粗略但又必须的标准。通常情况,一旦债务占到GDP的70%,就预示着可能要出问题;一旦超过100%,表明该国经济将面临重大的长期问题。

  我们来看一下欧盟部分国家债务占GDP比重的情况:希腊115%,意大利116%,比利时97%,被认为可能是下一个问题爆发点的匈牙利最近比例是78%。

  2009年的数据显示,欧盟债务占GDP的74%。欧洲最有财政实力的德国是73%,法国78%。那些表面看起来很稳固的国家也有着较高的负债率。

  请稍等。这些数字均来自于2009年,债务危机袭击欧盟的前一年。今年,上述比例还会有较大幅度上升,增加比例至少在5%,很可能会达到10%。因为危机的爆发,欧盟不少成员国出台了大量消费刺激方案以及帮助爆发危机的国家偿还债务的计划。

  所以,欧盟作为一个整体,目前的债务占GDP比可能已经达到84%。这已是一个非常高的比例,距离100%非常近了,很可能会在2012年前后达到这个水平。如果预测成真,届时,整个欧盟就成为眼下的希腊、意大利和比利时。

  再说得远一点。日本公债占GDP的比例是200%。这是日本二十年来经济没什么增长的一个原因,日本目前的股市只相当于1990年1/4的水平,而且还在通缩。二十年前,日本的情况类似于现在的欧盟。如今,日本已经从1990年的“全球超级经济巨星”沦落了。

  欧洲与日本有着一些惊人的相似之处。两者老龄化都在加速,都有着高负债率。只不过,日本是老版本的欧洲。不难想见,欧洲很快将成为日本。

  和欧洲一样,“二战”后,日本获得了巨额经济援助重建战后经济。起初这种援助非常成功,它帮助日本成为一个充满活力的全球经济领导者。而且,日本也一直依赖美国为其提供国防服务。日本每年在国防上的花费只占GDP的0.9%,比欧洲还少。省下来的财政预算都干什么?用来发展工业了。这是为什么日本工业生产做得这么好的一个重要原因。

  难道是美国的援助导致了日本和欧洲的老龄化以及经济衰退?我们常说,发达国家给发展中国家提供的援助通常是带有负面影响的,因为这往往抑制了本土的进取心。也许美国的国防支持抑制了欧洲和日本捍卫自己国家的主动性,也影响了他们在其他方面的侵略性,从长期来看,影响了竞争力。

  我们不能下定论,这只是一个假设。但若果真如此,这意味着欧洲和日本正在为成为一个超级大国的军事附属国所付出的代价。事情也许真是这样的,因为这样的援助剥夺了作为完整社会的一个重要功能,而这一点是社会本身发展壮大非常需要的。对于任何一个社会而言,首先需要考虑的是,要为捍卫自己的理想和生活方式做好斗争的准备,因为随时可能受到攻击。

  也许我们没有意识到,让一个社会远离被袭击的可能性,从长远来看,会对社会产生相反的影响,因为它削弱了社会的活力。

  关于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现在大家关心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危机会不会从经济实力相对薄弱的希腊、匈牙利等小国家进一步蔓延至其他经济实力较强的国家乃至整个欧洲,导致整个欧洲在短期内崩溃?

  欧盟整体存在着潜在的问题。当然,欧洲最好的智囊们正在努力试图解决这一问题。他们正利用各方资源以确保在短期内不会发生崩溃。他们聚集了大量资源,放松了许多规则,以帮助弱的一方。即使是德国也为此作着贡献,因为它明白,一旦欧盟崩溃,德国的出口市场将受到严重影响。

  短期问题,欧盟将会顺利解决。其内部成员国、美国财政部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出台的一系列经济措施将保证这一点。可以预料,只需一年左右的时间,欧盟看起来就会回到正轨,并出现新的增长,而且因为刺激政策的作用,起初增长得还特别快。然后,增速就会放缓,直至为零。财政预算问题表面看是可以忍受的,消费者也更加乐观。

  当然,欧盟要花的钱,目前储备不足。部分资金来自于美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的借款,甚至可能通过债券向私人贷款。还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向他们的孩子借的。换句话说,欧盟将把很多问题留给下一代,日本已经这么做了,而美国正在这么做。

  表象背后的欧盟正在走下坡路,和美国一样,甚至比美国更糟糕。欧盟的基本财务状况很难好转。共同货币——欧元将继续存续,但价值逐渐降低,对美元的汇率很可能持续走低,然后被过度抛售,最后只能作技术性调整。

  欧洲已经疲软。它就像是公元前一百年时的希腊,公元4世纪的罗马,以及19世纪中后期的中国。它不知道该如何改变现状,正如上述曾经兴盛一时的文明,都没能扭转当时的衰退一样。有些外部因素或许能促使它有些改变,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很难出现让欧洲人更中意的社会方式。

  从长远来看,欧洲的情况并不乐观。我们可以肯定,未来美国会逐步削减国防开支,这将迫使欧洲增加国防开支,给欧洲带来更大的压力。而欧洲人强烈反对降低生活标准,结果,欧洲严重的财政问题仍将延续。

  欧洲正步入老龄化,导致社会缺乏活力,缺乏创新能力,也导致经济增长乏力。从经济增长前景看,在未来的二三十年,不会有实质性增长,就算有的话,在全球经济增长所占份额也将不断下降。欧盟看起来更像日本,但有一点不同,他们没有日本人勤劳致富的理念。

  当然,欧洲(欧盟)不会消失。若干年后,欧盟在规模和重要性上都将逐渐衰退,一如曾经的罗马和希腊,但速度会快得多。它仍然会是一个良好的贸易伙伴,会产生伟大的艺术,尤其是在荷兰。只不过,不要寄望它重获昔日辉煌。

  泰德?普林斯(E. Ted Prince):美国人,领导力领域以及财务业绩方面国际知名的专家;佩斯领导力研究院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佛罗里达大学的访问学者,在沃灵顿商学院主讲创业学。

------分隔线----------------------------
118kj开奖现场开奖记录 118kj手机看开奖 118kj开奖现场手机版 www.0602288.com www.722866a.com
Power by DedeCms